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新闻 >

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的过程中

  在意大利撒丁岛奥尔比亚举行的国际中体联执委会会议上,经执委投票表决,中国福建晋江获得2020年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权。这是继1998年在上海举办第11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后,中国第二次举办世界中学生运动会。
  据《福建日报》报道,始办于1974年的世界中学生运动会是一场全世界中学生体育和文化交流的盛会,迄今已举办过16届。国际中体联选择晋江,既显示了对中国经济稳步发展、社会持续进步的信心,也是对中国青少年体育事业发展一次高度肯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意大利特命全权大使李瑞宇在代表团陈述开始时,首先宣读了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支持函,刘延东代表中国政府作庄严承诺,全力支持晋江申办2020年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申办委员会执行主席、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申办委员会执行主席、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黄琪玉等分别作申办陈述并致辞,申办委员会执行副主席、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代表晋江陈述。
  刘延东在支持函中表示,中国2.6亿青年学生热切期待世界中学生运动会在2020年来到中国。福建省在竞赛、安保、食宿等方面做出的各项承诺,中国政府将大力支持和保障。深信在中国政府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晋江市有能力为世界奉献一届精彩非凡、充满活力的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为进一步推动各国青年学生增进友谊、交流互鉴做出积极贡献。
  最终,晋江市凭借着坚定的决心与详尽的筹划准备工作得到了国际中体联的信任,“在一起,更出彩,better us better future”的申办口号也得到国际中体联执委们的高度评价,晋江也成功获得了2020年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举办权。
  福建省省委省政府发出贺信称:“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成功申办,是党中央、国务院正确领导和国家有关部委积极指导的结果,是社会各界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大力支持的结果。办好这届运动会,必将有力推动世界中学生体育运动的普及与发展,促进我国和我省中学生体育事业进步与繁荣,为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架起友谊的桥梁。福建省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在国际中体联和国家有关部委的指导下,全力支持晋江市办好2020年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力争办成一场精彩卓越、影响深远的体育盛会。”
  据新华社报道,作为福建首富县,晋江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连续多年保持全国第5-7位,人均GDP是1.26万美元,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分别达到4.25万元、1.98万元,居民的消费层次、消费结构、消费模式都发生明显变化,体育正日益成为新消费热点。
  在体育场地方面,晋江拥有近2600多块场地,每万人就有体育场地12.69块。而在2008年时,晋江就以人大决议的形式,将每年的5月20日定为“全民健身日”。每年,晋江举办的群众性体育赛事超过2000场,篮球、排球、足球、游泳、舞龙舞狮等民间体育十分活跃,先后获得全国体育先进市、群众体育先进集体、武术之乡、游泳之乡等荣誉称号,民间自发形成、注册成立体育社团也高达98个。
  与此同时,2016年晋江体育产业总产值达到1472亿元,拥有国家级体育用品品牌42枚,体育用品上市公司21家,2家企业获批国家体育产业基地示范单位,涌现了包括安踏、特步、361°、贵人鸟、舒华等一批著名的运动品牌。
  如今,随着2020年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主办权花落晋江,这座体育氛围浓厚的城市必然将迎来自身的再度升级。不仅如此,中国的校园体育也会随着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筹办与举办工作从而获得更广泛的关注。
  作为学校教育的引导者,教育部在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以足球为例,随着引导全国校园足球发展的主导权自2014年起从国家体育总局转移到了教育部,教育部就在推动中国足球发展方面动作频频。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的建立。2015年,教育部表示计划到2017年建成2万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同时,支持高等学校建设200支高水平足球运动队。去年,全国已有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13381所,校园足球试点县(区)69个,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4个。而今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数量要争取达到2万所。
  当然,光有校园体育仍然是不够的,但只有从现在起培养青少年对于体育运动的兴趣,促使他们参与其中,以此扩大运动的基础人口,才能在将来培养一个全民健身的社会氛围与体育文化,让更多人参与其中的同时,也能更长远地提升全民体质,建立起良性的体育产业大环境,保障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在此过程中,晋江的政府、企业与民众们也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2020年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成功申办,晋江——这座福建省的体育之城,也会实现自身角色的再度升级,并在中国体育产业中扮演起更重要的角色。 孙杨在苏州大学进行硕士学位论文答辩,其硕士论文对去年里约奥运会自己夺得200米自由泳冠军进行分析,并在答辩中使用了SWOT分析、反木桶理论等等一系列分析法,震惊网友。甚至有人称:“这是一个被体育耽误的学霸”。细品此语,再看此景,不禁引人深思:体育生与大学霸,难道就真的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除了孙杨,体育界大学霸还有南京师大博士生、中国女排悍将惠若琪,暨大硕士“飞人”苏炳添,“跳高吴彦祖”清华的王宇等,可谓不胜枚举。可以肯定的是,体育才能与学术才能本身是人类固有的不尽相同的两项机能,前者侧重自然机体本身,后者侧重思维运转与实践创新。如果将其混为一谈,甚至将两者视为此消彼长的矛盾,则难免出现对体育人才的偏见。
  同时,孙杨、惠若琪等在进行学术研究时,以自身或所在专业领域作为对象,已经探索出融合体育与科研的可行之路。一方面,这种研究脱离了一般科研与对象的距离,在毫无隔阂的情况下进行的探究,资料真实可靠而又全面丰富;另一方面,体育学作为一种科学,并不能因为群众性体育健身事业的开展而降低其学术地位和研究价值。相反,体育科学应该以众多运动、赛事的领军人物作切入点,挖掘出每一个项目的发展方向和完善路径,矫正体育科学的较低定位。而在此语境下,体育界人才从自己着手,就与体育科学的发展一拍即合。
  可见,实际上,体育生与大学霸并不矛盾,甚至是一荣俱荣的发展共同体,而矛盾的,是我们对体育生乃至对体育在教育领域地位产生的偏见。
  长期以来,体育生被一些人作为“成绩差”“素质低”的代名词。在唯分数论的背景内,体育生的特殊招生政策和院校设置,也让体育生无形中成为学生中的独特分子,乃至众矢之的。譬如,“你的数学是体育教师教的?”在当下已经成为调侃某些同学文化课落后的常用语。问题在于,这里的体育老师,即从体育生成长出的人民教师,要不要背这个锅?体育事业在教育领域,难道就真的如此不堪?
  其实,以体育事业为抓手推动学生增强身体素质,是扩大其他文化教育事业影响力的先导,而二者密切勾连,不能有所偏废。更重要的是,社会的发展需要各方面人才,人才的跨界发展、多面成长俨然也是当代育人的标准,体育人才能够在自身领域,甚至其他领域取得突出成就,与其个人不懈努力息息相关。一味将体育当作其成才障碍,以偏见看待体育生的学霸成长之路,岂非有失偏颇?
  因此,正如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所言,“不懂得体育的人,不宜当校长”。体育在学校教育、社会观念上的地位需要调整,对体育生的无情指摘需要停止,而这种改变的达成,必须要社会、学校、家庭多方面形成合力。比如,是不是可以在中小学的课程设置中,将体育课不得让位于“应试教育”,必须与普通文化课程等量齐观确立为教学宗旨?又如,是不是可以将体育生的科研项目作为国家科学事业发展的一个独立方向,在经费、物资、教学上给予大力支持,促进体育科学突破滞后的藩篱?
  如此探索,皆是着力破除社会偏见,重塑体育生、体育事业在社会教育和社会观念的地位和价值,让体育成为健全人格的标志,成为社会选拔人才的普适观念之一。毕竟,我们不需要纸上谈兵的“学霸”,而需要德才兼备、敢于实践、多向发展的真人才。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8  【打印此页】  【关闭